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华众资讯 >
51年前为何成立“二炮”:首任司令员还未上任就被免职时间:2017-06-16 编辑:admin

历史上的1966年7月1日,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第二炮兵)正式成立,这意味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拥有了实施战略核反击的新军种。2015年12月31日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

早在1966年6月初,主管战略导弹部队建设的张爱萍副总参谋长就认为,建立地地战略导弹部队领导机构,有利于领导战略导弹部队建设和系统开展武器装备的战斗使用研究。1966年 6月 6日,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做出了“ 以原中国人民公安部队领导机关为基础和现炮兵管理导弹部队的机构和人员合并, 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领导机关”的决定。

 

 

向守志

在有关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名称的问题上。有资料认为当时组建战略导弹部队领导机构的时候,军委和总参的意见是为了与美国的战略打击空军和苏联的战略火箭军齐名,同时与我国的海空军形成系列,准备叫中国战略火箭军。军方将这一命名报总理审定的时候,总理认为应该叫第二炮兵,并请中央专门委员会讨论一次。后来军方的意见是正式名称是导弹部队,对外称第二炮兵。总理的意见是内外相符,就叫第二炮兵。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名称就这样确定下来了。

7月1日, 总参谋部下发通知: 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 自 7月1日起撤销中国人民公安部队领导机关的名称, 同时启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的番号, 第二炮兵直属中央军委领导。其领导机关各部门称: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

不过第二炮兵组建虽然是在1966年的7月1日,但是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建立却要追溯到1959年7月15日。1959年7月15日,地地导弹第一营正式成立,首任营长李甦。1960年3月18日,在西安炮兵技术学院组建地地导弹第二营。1961年1月13日,按军委的要求,炮兵分别在沈阳军区第三地地导弹营,北京军区组建第四地地导弹营,济南军区组建第五地地导弹营,归各军区代管。至此完成首批地地导弹营的组建工作,这也是第二炮兵成立之前,所成立的早期五个地地导弹营,称之“老五营”。

当时,主管副司令员陈锐霆少将紧紧摸住李甦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地说:“李甦同志,你带的可是亚洲的第一个地地导弹营,是我们共和国的独苗苗啊。主席和总理对我们这支部队寄予很高的期望。请转告官兵们,好好苦练过硬的军事本领,无愧于‘亚洲第一营’这个崇高的荣誉!”这时候中苏关系已经彻底破裂。苏军留下来的,只有一套零配 件不全的苏军 V-2 导弹设备和一本孤零零的 《 勤务指南》。营长李甦回想起苏军撤离时克格勃军官傲慢的眼光,愣是带领官兵在天寒地冻的条件下,手写教材,用白铁皮敲成仿真导弹模型,用麻绳仿制电缆绳,竟然与真品惟妙惟肖。

 

 

总理当初第二炮兵的命名,可谓是神来之笔

除了条件的艰苦之外,更有政治形势混乱给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带来的冲击。尽管第二炮兵在66年奉命组建,当 “ 文化大革命” 已经开始。在极不正常的情况下, 第二炮兵领导班子成了难产的问题。直至 1967年 7月4日将近一年后,才经毛泽东主席批准, 中央军委才任命向守志为第二炮兵司令员, 任命中国人民公安部队第二政治委员李天焕为政治委员。

但向守志绝不会想到,自己这位第二炮兵首任司令员竟然还未上任就被免职。据向守志回忆,任命他为二炮司令员的命令下达已经好些天了, 也没有人向我传达, 向守志仍在军委炮兵机关上班, 根本不知情也未到二炮机关报到。就在向守志被任命为第二炮兵司令员的第43天, 叶群以林办主任的身份给二炮负责人打来电话说: “向守志不是林总的人! ”

更令人讽刺的是,向守志被莫名其妙被撤职, 又莫名其妙地被打倒。一直到挨批斗时, 造反派高呼“ 打倒二炮司令员向守志”时, 向守志本人才知道自己已被任命为二炮首任司令员。在造反派批斗所谓“ 罪行”时, 向守志才搞清楚叶群电话的真正目的。

原来1967年5月的一天傍晚, 向守志接到通知去军委炮兵礼堂观看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歌舞团演出的由总政治部肖华主任作词的长征组歌。在向守志看来无任何政治问题的演出,但实际被林彪一伙极力反对,这给不明幕后戏的向守志被免职埋下了祸根。落在向守志头上的是一顶骇人的帽子: 支持保守派, 和林彪唱对台戏。就这样向守志被隔离迫害长达7年之久,这期间二炮司令员分别由杨俊生和张翼翔先后担任。直到1975年4月,向守志才又恢复二炮司令员的职务,成为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历史上唯一的两任司令员。

 

 

尽管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诞生,充满了看各种艰难险阻和政治干扰,但这支解放军的战略打击部队仍然排除万难不断成长。今天更是获得了火箭军这一更为威武和贴切的名称。

为什么总理会将中国的战略导弹部队命名为第二炮兵?这除了对外保密和强调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特色之外,也阐述的这支导弹部队的历史来源。因为在时任副总参谋长张爱萍上将建议下,创建地地导弹部队先由炮兵统管,中央军委采纳了这个意见。当时中国军队高层认为近程地地导弹同地面炮兵接近,虽然它同常规炮兵比起来,结构更复杂,技术上更先进,但总的说来它还是像一个炮,不过是一个远程炮,打的远一些,威力大一些罢了。因此“第二炮兵”的叫法,绝对是有道理。

而且,总理命名的“第二炮兵”,也给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大力发展常规导弹,坚持核常兼备体系建设,埋下了伏笔。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常规导弹体系。如果说炮击金门是主席对台独势力的第一次威慑,那么我军现在让台独势力闻之色变的常规导弹部队,则是最有效的远程精确打击“炮兵”。而中国在抗战胜利阅兵公布的东风-21D和东风-26弹道导弹,则等于说中国军队拥有可对5000公里外敌方水面舰艇实施打击的超远程炮兵。也许未来随着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发展,我军可能会拥有几分钟内打遍地球的“全球打击炮兵”。

 

 

可见,伟人就是伟人,总理当初第二炮兵的命名,可谓是神来之笔。我们只有建设一支强大战略威慑能力的火箭军部队,以一支打遍地球的“全球打击炮兵”来告慰毛主席、周总理以及所有为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建设牺牲奉献的在天英灵。